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苏西的天空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新年的碎碎念  

2013-02-11 19:46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蛇年来了,不知为什么开口要说蛇年祝福怎样的话,忽然就戛然而止了,我不喜欢蛇,但是蛇年对我来说似乎又比本命年吉利很多,于是绷着一颗矛盾的心开始我的碎碎念........
螃蟹我的最爱
今天又吃了阳澄湖的大闸蟹,黄多膏肥,让人拎起一支蟹腿就无法再停下来,清水、苏子叶、一杯姜茶,揭开壳子,看到鲜嫩的黄里藏着法海的和尚头,狠狠的裹了一口,吸进鲜美的汁水,轻轻的吐出鲁迅先生嘴下那个冥顽不灵的老和尚,仿佛又替雷峰塔下的白娘子解了恨,大有让许仙和白娘娘团聚的势头,哦,我忽然想起来白娘子和许仙都得道了,只是留下许士林那个文曲星下凡的肉身不知转了几世,是否还留在杭州周边。壳子里的法海老和尚他也不知道,自己被龚琳娜又唱火了一把,这几千年前的恩怨来到今世,穿越了,有人敢正面的舆论抨击得道的僧人了,除了文化的禁锢被打破,我内心也有种心酸,一个古老的故事,看起来已经不够完美了,遐想在这个故事里,已经是多余了.......
二娘
去年的秋天二大爷去世了,没有相许如歌的誓言,没有来世相约的种种,泪水漫过思念的堤崖,最后二娘的青光眼愈发严重,过年与全家人一起短短的几天,离开的时候,二娘哭了,她不让我走,我说我过几天就来,二娘说,你每次说来,来的时候都是明年,面对最亲的人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眼泪在我转身的瞬间奔撒下来,在这个没有天涯海角距离的城市里,相聚看起来确实那么不容易,我不知道那刻言语是不是多余的,二娘没有像每次再送我到大门口,只是我上车,她回到屋子里,想必几滴泪水,已经不是她能够承受的了,人生总有离别,天底下总有散场的宴席,而我不希望我是微笑着说出无法兑现的承诺,是的,我说过几天再去,我不能因为任何违背当时的话语,不能负了爱我的人因为我的话有了希望又得到失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